Part 4 The meetings of the waters 「Arthur/Bill」

这下可好,柏克莱克愁眉苦脸地想到,带了个异乡人回来,不仅没把玛基治好(噢那可怜的女孩可还在床上瑟瑟发抖呢!),亚瑟居然也跟中了邪术似的昏倒了。乔治冲进来时怒火冲天,被一帮手下拉着才没让那来历不明的异乡人血溅当场。

这都可是些什么事儿啊!柏克莱克抱着脑袋,颓然地倚在墙角,任由布鲁默默地走近,勉力用自己瘦弱的肩膀环住年龄和块头都他大了几倍的男人。

护院里,乔治面色不善,手下早已将来路不明的家伙团团围住,这人倒也不慌,反倒细声细气劝起乔治来,说什么亚瑟可能又陷入了噩梦,许是卡美洛邪神这次卯足了劲要带他去黑暗之地逛一逛,可亚瑟现在太虚弱啦,玛基这可怜姑娘耗了他不少心力,他不知道罢了,得先把他从梦境里拉回来,总之就是一堆在乔治听来不知所云的屁话。要不是忌惮这人会些跟他的话一样让人云里雾里的邪术,乔治早叫人把他打出去了,怎会留他在这里胡说八道。

“怎么样?”乔治问一脸凝重把杰费森送走的湿棍子,后者苦着脸摇摇头,回想起房里汗流得都快把床单淌湿了的亚瑟,以及口中喃喃的什么剑啦, 湖中仙啦,神魔之争啦这些个怪里怪气的玩意儿,只觉得亚瑟肯定是被院子里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外地人给下了什么迷魂剂,不禁对男人又恨又怕了起来。

乔治跺跺脚,决定先去看看亚瑟的小命还在不在他脖子上,然后再回来教训那个古怪的异乡人。天知道换个老大能不能嬉皮笑脸插科打诨干过那些维京人,他可不想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小胚子就这么没了。傻子!一帮傻子!柏克莱克犯浑,亚瑟这小子也能跟着中招!

但等乔治进了屋,看见比十个玛基还壮实,却比玛基哆嗦得还厉害的亚瑟,他却什么气话也说不出来了。这是亚瑟啊,他叹着气想到,这小子从一把瘦骨头长成今天这个壮实样,攒的金币也从一小盒变成成袋成袋,从呆头呆脑任人打骂长成如今这个能屈能伸、服软没用再来硬的样儿,唯一没长的却是那颗软不拉几的心,明明是头狼,遇到妓院人的事,就变成护崽的母鸡,那样子比小时候护着金币的样子还着急。

乔治自东方而来,虽不同于自己国度那些虔诚的真龙信徒,可在他第一次见到亚瑟时,内心就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人便是守护这片土地的龙的化身,他有着龙的眼睛,那竖瞳里不熄的光是卡美洛的生命之源。

“你知道了,不是吗。”那个异乡人不知何时也走了进来,乔治愕然转身,正对上含笑望着他的男人,“无论你承不承认,你东方的血液里流淌着预言的力量,所以你从见到亚瑟第一眼起便知他与众不同。亚瑟不是个有狠劲的人,但你无法不向他低头,因为有个声音告诉你,因为他是命定之人,终有一天,整个卡美洛,不,整个盎格鲁萨克逊,都要向其低头。”

轰得一声,屋外惊雷直下,暴雨倾盆。

乔治惊觉,维京人的遭遇只是个信号,卡美洛要变天了。

碎碎念:半夜睡不着居然开始写文……认真思考接下来要不要把兄弟骨科放出来,毕竟我可吃这对了……感谢点赞留言的小天使们🤣

评论 ( 8 )
热度 ( 19 )

© 一痕残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