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dream in Blue (1)

“厄里斯墨镜能显示出我们心中最深的、最想得到的渴望。但是,它既不告知真圌相,也不增长知识。相反,人们在它面前变得脆弱,沉湎于镜中假象,甚至变得疯疯癫癫,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只生活在梦幻中对你毫无助益,哈利,现在,何不披上你的斗篷去睡觉呢?”

哈利站起身,道:“先生…..邓布利多教授,当你望着镜子的时候,你又看到了什么呢?”

“我?我看见自己拿着一对很厚的羊毛袜,人们总是送我书,可我真正想拥有的,是一双羊毛袜。”邓布利多道。

——摘自《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章十二 厄里斯魔镜


那当然是个谎圌言。


邓布利多知道,要不了多久,那聪明的男孩便能意识到这个事实,可那已经无关紧要了。白发苍苍的老者望着眼前的魔镜,陷入沉思。


一八圌九九年的邓布利多不相信一见钟情。


他在街上疾行,无意间朝旁边的商店橱窗一瞥,想瞧瞧帽子歪了没,却与一双深沉如夜的眼睛对上。那一刻,他知道自己跌进了一个漩涡,万圌劫圌不圌复。


“好了,阿丽安娜,这故事我可读不下去了,你可以等阿不福思回来接着给你读。”邓布利多“啪”地一声合上圌书,跳下窗台,把书还给他撅着嘴撒娇的妹妹,摇头道。


再过十天就是母亲意外逝世一年的纪圌念日,阿不福思每天变了法子哄阿丽安娜开心,每天出门工作前都要威胁兄长,一切顺着他们小妹妹的意思来,不准反圌抗。


彼时,他刚从霍格沃茨毕业,对于外面的世界有着无限渴望,他的计划填满了几十张羊皮纸,可母亲的意外去世终止了这一切,他回到戈德里克,肩负起长兄的责任,一心料理母亲的后事。此后的日子如他所预计,他被所有人挽留,包括他那常年咆哮的弟圌弟与一直痛哭的妹妹,他别无选择,在老家过起了平静无波的日子,并庆幸好歹从霍格沃茨搜刮了不少书来。他坐在老家厨房的窗台上,常常一坐就是一下午,大部分时间是沉迷书海打发时间,偶尔与阿不福思斗斗嘴,再陪阿丽安娜说说话。每晚入睡前,他总会掏出曾经在霍格沃茨图书馆奋笔疾书的宏图伟业,权当做助眠道具。


日子就这样无波无澜的过去,邓布利多本以为自己以后在家乡的无数个下午都会如同今天一样,平静、无趣,一如巴沙特先生的历圌史书。他望着窗外,仿佛望着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曾经他致力于投身并为之奋斗、却又中途失落了的世界。


邓布利多勾起嘴角,在心里叹了口气,而后扬起一如既往的笑脸,道:“我出去看看阿不福思鬼混到哪里去了,可是他自己说的,不能让他亲爱的小妹妹饿着,自己却半天不回来。” 阿丽安娜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跟哥圌哥道别,又埋首进刚才的故事中。邓布利多轻轻带上圌门,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他想逃跑。


作者有话说:这玩意儿居然有敏、感、词???逗我呢吧??这么不想我过生日搞事吗???无语= =

评论 ( 2 )
热度 ( 7 )

© 一痕残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