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9 The meetings of the water Arthur/Bill

亚瑟在感受到掌心的那一点湿热时有些失神。他依稀记得幼年时也感受过如此的温度。那时他的手还是小小软软的一只,岁月尚未在其上刻下印痕,有人曾将小心翼翼将那双手包裹在自己宽大的掌心之中,带他走了很长很远的路。

 

如今,掌心的那一点温热仿佛烛火,照亮了亚瑟支离破碎的记忆。

 

“老泥鳅……我想起来了……我想起你是谁了。你是潘多拉贡百夫长的儿子,你的父亲是我祖父的护卫……”亚瑟失神道。比尔望了望怔楞的亚瑟,放下手,道:

 

“对,十二岁那年,我亲眼看着他死在我面前,死在战场上,从那以后你接过我父亲的权杖,开始守护你父亲,其实我年龄比尤瑟还小,却非要拿他当弟弟。你出生那年,我二十岁,你父亲便派我来守护你……”

 

亚瑟觉得脑子里的记忆碎片在一块一块被拼上,接着道:“可小孩子有什么好守护不守护的,你发现自己根本就是当了我保姆。你一开始气不过对不对,压根不想理我,觉得自己在尤瑟身边辛苦的八年都成了泡影,觉得我父亲压根不想再重用你了,所以你经常就是把我甩王宫后面的小树林里让我自己玩,天黑了再抱我回来。后来被妈妈的侍女发现了,告诉了妈妈,妈妈又告诉了尤瑟,你本以为这下子完蛋了,自己带着弓箭去找尤瑟,跟尤瑟说让你死个痛快得了,父亲却哈哈大笑,说尤瑟之子本应接受自然的试炼,你做得很对,他没看错你。妈妈也在一旁笑,根本没有怪你的意思。”

 

“是,”比尔闭上眼,仿佛沉入过往,“那一刻,我将忠心彻底交付给了尤瑟。他是天生的领袖,亚瑟,可你只会比他更出色,你注定要被史书铭记。所以我在心里发誓,从此,我要好好保护你、教导你,决不能让卡美洛的太阳陨落。”

 

“奈何黑暗来袭,”屋外,梅根的声音蓦地响起,亚瑟和比尔俱是一惊,望向双眼如同鹰目的女孩,“好呀,尤瑟之子;好久不见,比尔 塞格泰瑞(BillSagittary)。”梅根轻挑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

 

比尔长叹一声,“您不惜附身也要来见亚瑟了吗,预言者西卜琳(PropheticSibylline)。黑暗之地是否已无光明容身之处?沃蒂根那邪秽的触手是否已经染指您的栖身之所?”在亚瑟尚未反应过来的的时候,男人说着说着,突然右手握住左肩,左膝跪地道,

 

“真神,您看见那熔岩之地迸发的火星了吗?您踩过门口那火苗跳动的炭盆了吗?这些都是太阳之子为您流得眼泪啊。愿您安好,望您庇佑天选之人——尤瑟之子,亚瑟王(KingArthur)。他是卡美洛无法替代的命运之子,他的降生代表着太阳神的意志。我,比尔 塞格泰瑞, 愿以我那永远沉埋于黑暗的迈锡尼先祖之名起誓,永远追随、守护、忠心于命定之人,请允许我为您献上肮脏的半人之血,刻下这永不可破的誓言。”

 

亚瑟只听得一声皮肉绽裂的声音,只见比尔将之前划开自己手掌的小刀猛地插进他的左臂,一声不吭,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并且对要扑过来止血的亚瑟微微摇了摇头。血液仿佛有意识般汇入刀上的花纹,隐隐有光华闪现,最后消失于刀具之下。亚瑟目瞪口呆,而‘梅根’却是笑了。

 

“塞格泰瑞,你终不再是天上的星座,为了人类之躯落入土里,却也是洗清了你的家族所有的罪恶。可你从此不再有射出流星之箭的可能性,从此,你的箭,无法再成为天上的箭了。”说完,预言女神西卜琳缓缓走向比尔,轻轻将右掌置于男人的头顶。光华自‘梅根’掌心流出,一点一点烙进比尔的左肩,结成某种繁复的纹路,而本沉入刀里不见的血液竟一点一点顺着刀具渗出,重新滑回了比尔的肩膀。

 

“这个咒语终是完成了,塞格泰瑞。你守护了命定之人,而命定之人也将庇佑你。”西卜琳说完,踱步到一脸茫然的亚瑟面前,轻轻握起他的手掌,摸了摸那道还新鲜着莫名不流血的伤口,笑了。

 

“尤瑟之子,第一次,你的掌心被命运割开;第二次,你的掌心被爱人割开;而当第三次你的掌心被割开之时,便是你成为卡美洛的化身之日。你要用你的鲜血向卡美洛的众神效忠,告诉他们你会为了守护这片土地而付出一切。一切,你明白吗?”

 

“我……”

 

“如果有一天你死去,比尔 塞格泰瑞也会跟着一起死。”女巫轻飘飘突出这句话,而亚瑟则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他想嚎叫,可仿佛被一股蛮力掐住了嗓子。

 

“不要提问,新王。这是塞格泰瑞的宿命。他刚刚把自己的生命送给了你。你可以享有两个人的血液,你的身体里有了成倍的血。即使别人杀了你,只要塞格泰瑞的血不流尽,你就还有生还的希望。”

 

“那……如果有人杀了老泥……我是说比尔呢?”

 

“他将为你而死。这是他的宿命。他是你多余的一条命。不仅他没有选择,你也没有。尤瑟之子,你必须接受。献祭是他洗清罪孽的唯一方式。”‘梅根’说完,突然双目失神,踉跄了两下,向床倒去。

亚瑟伸手接住了差点倒下的梅根,望向不远处的比尔,一脸的疑惑加愤怒。比尔倒是又恢复了从容,笑嘻嘻道:“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本来只想沾沾您血的神气,少遭点皮肉之苦。现在可好,语言女巫来了,我终于完成了该完成的誓言。从此小的命就真的是您的啦,吾王。”说完,还行了个夸张的礼,疾步出了院子。

 

“来找我吧,亚瑟,来追逐我。”亚瑟的脑中蓦地响起那个老泥鳅的声音,可眼前哪还有那个男人的影子?

 

“让我用半马之躯教会你奔跑,让我送你进入黑暗之地,吾王。我的箭自此只能为了守护您而用了,它们只能落到土里。吾王,我们各自有各自的宿命,是时候完成它们了。我寻找了您太多年,等这个誓言等了太多年,已经老啦,快等不动了。”

 

“不,别伤心,亚瑟。不要为我流眼泪,一滴也不要。握紧你的拳头,你摸到那条伤疤了?很好,跟着它吧,它会带你来找我的。”

 

“毕竟,我们现在是一体的了。”

 

碎碎念时间:

解释一下,塞格泰瑞(sagittary)是古希腊神话中半人半马的怪物,也是弓箭手的英文,可能是射手座这种……总之就是跟比尔的神射手设定迷之契合,借来一用。

然后亚瑟王传说的发生时间不可考证嘛,就当是古希腊的迈锡尼文明被入侵后的时间吧,那段时间被称为希腊的“黑暗时代”。所以比尔是迈锡尼文明的遗珠,跨过地中海来见亚瑟……哈哈哈总之都是作者脑子一热瞎扯的。

女巫的名字是预言者+女算命者的合体,总之就是预言的意思啦。

拖了这么多天,终于在今天生日努力更新了一把。英国时间还没到呢嘿嘿,也算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啦~感谢之前几个妹子疯狂点kudos啊不是小红心!爱你们!也谢谢之前一直点赞留言的各位,看文愉快啊!三次元太忙但一定还是会抽时间的更新……吧哈哈哈~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一痕残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