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5 The Meetings of the waters 「Arthur/Bill」微兄弟


“你曾爬到这个世界的顶端吗,亚瑟?”

摇头。

“你应该去的,那是属于你的王座。”

“可……”亚瑟刚想反驳,便感受到唇上的一点温热。对面的人面目模糊,按在唇上的手指也给人一种模糊的触感,某种遥远的温暖,遥远得仿佛他记忆中出身之时所感受到的女性胸脯的柔软,又似是这个世界诞生之日起微风卷起的海浪。

全数的疑惑都融化在唇齿的湿热中,亚瑟觉得自己仿佛从雪山之巅滚落至密林深处,冰火两重天,涔涔而下的冷汗瞬间蒸腾殆尽,无穷的热意自唇齿间渗出,蜿蜒进四肢百骸,酥麻感顺着脊柱一路向下,亚瑟下意识蜷缩起脚趾,口中溢出断断续续的破碎呻吟……

“你是谁?让我看看你的脸……”

“不,亚瑟,你要自己想起来,这是属于你的记忆,你要自己把它找回来。”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亚瑟,时机未到。亚瑟,时机未到。”

亚瑟猛地坐起身,大口喘气,浑身透湿,仿佛刚淋过盛夏的暴雨。耳边还回响着那句,时机未到。

有姑娘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被湿棍子和柏克莱克拉着才没直接扑到亚瑟怀里去。亚瑟这才回过神,乔治一直紧缩的眉头终于稍稍松动,在场的众人皆是长舒了一口气。亚瑟环顾四周,只见那异乡人含笑抱胸,斜倚着木头柱子歪头望着他,仿佛一点都不惊奇他会醒来,仿佛知晓他曾做过怎样不可告人的梦境……

“好了,你们的头儿醒了, 那小姑娘也有救了,这下总能放开我了吧。”异乡人打破了沉默,无奈地抖了抖藏在宽大袍子下的手链和脚链,看向乔治。乔治挥挥手,布鲁心不甘情不愿小跑着去给男人开了链子。亚瑟望着一边活动四肢一边哀嚎的男人皱眉,总觉得男人其实可以轻易挣脱这些链子。‘他是故意的’,脑海里蓦地冒出一个声音,‘他就是想看看你的反应’。亚瑟摇摇头,想把这些无关紧要的想法甩出脑袋,“到底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亚瑟。”活动开了的男人大步朝亚瑟走来,一路上接受了无数或惧或疑的目光,“但来不及了,只好长话短说,你的生父是尤瑟,那个被囚禁起来的卡美洛的王。”


卡美洛王城地牢
“尤瑟”,沃迪根无意识地捏着大拇指的戒指,望着地牢里熔成一尊石像的男人,蹲在地牢外,毫不在意被污水浸湿的袍子,“听说比尔找到了你的儿子。”语毕,男人神经质地笑了起来,疯狂地让戒指在指关节处转来转去,不一会儿就有殷殷血迹顺着戒指内侧流出,顺着男人掌心一道陈旧的伤痕滑落,啪地一声融入地牢的黑水中,消失无踪。

“你的儿子,亚瑟。我可真是期待见到他啊,尤瑟。”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一痕残影 | Powered by LOFTER